网易彩票网官网|网易彩票网下载

當前位置: > 少兒娛樂 > 讀書屋 > 中外名著 >

名著導讀《當代英雄》

時間:2012-05-05 14:19來源: 作者:藝教網編輯

  (俄國)萊蒙托夫 著

  [故事梗概]

  少尉皮卻林是個二十五歲左右的沙俄軍官。出身于彼得堡的名門貴族。他有貴族式的小手,蒼白而高貴的前額和足以證明上流人習癖的潔白耀眼的襯衫。他從小過慣了上流社會豪華奢侈和生活。后來,他對這種生活感到厭倦了,想尋求新的刺激。便出發到高加索軍隊去服兵役。途經黑海岸邊的一座小城--塔滿。他借住在一個走私販子的家里。他從看家的盲孩子那里打聽到房主人是個女人,她還有一個年青的女兒,剛好,她們都出去了。

  晚上,皮卻林因不能入睡,看到白天那個盲孩子竟挾著包裹向海港走去。皮卻林好奇起來,便偷偷地跟在他的后面。他看到盲孩子走到海邊停住了。這時,又出現一個女人。他們向海上眺望著。從他們交談中,可以看出,他們正焦急地在等待一個叫揚珂的人歸來。他們擔心船是否遇到風浪或被巡邏船發現了。不久,海上出現了一只船。一個很勇敢的水手走下船來。于是,他們便從船上搬下許多東西。

  第二天,女房東和她的女兒回家了。女兒大約十八歲光景,身段苗條,有著淺黃色長發,端正的鼻子,微微曬黑的皮膚。在她的斜睇里,皮卻林看出“某種獷野和多疑的神情”。她在房頂上唱著一支很奇特的歌。皮卻林被她的風姿所吸引。他向她探聽昨晚發生的事,她裝著若無其事的樣子。皮卻林便以告發來威脅她,她才驚慌起來。晚上,這位迷人的“女水妖”來約皮卻林到海邊小船上去。皮卻林應約前往。她把船輕輕地劃到海上。當他們在擁抱時,她摘掉了皮卻林的手槍,讓它落進海中;然后,她抱起皮卻林要把他扔進海里,但皮卻林力大,反把她扔進了海中。原來,她把皮卻林白天對她的恐嚇當成是真的,尋他報復。當皮卻林把船劃回岸邊時,他看到她已從海中游上岸了。在暗夜中,皮卻林聽到她和那位叫揚珂的男子在說“事情糟了”。他們都害怕政府捉拿他們,便一同坐船逃下海去。皮卻林回到住房時,他的錢袋、軍刀、短劍一概不見了。但他沒有去告發,當作是他來高加索的第一樁奇遇。

  伯紀高爾斯克是高加索的一個山城。這里有溫泉。人們都愛到這里來就浴和消夏。皮卻林在這里遇見一個陸軍士官候補生葛魯式尼茨基。這是個“身段很好,皮膚黝黑,長著黑色頭發”的青年男子。他話說得流利而且辭藻華麗,喜歡高談闊論。他告訴皮卻林說,從莫斯科來了一位里高夫斯基公爵夫人和她的女兒瑪麗,她們是來療養的。他自己正在追求這位被稱作“公主”的小姐。

  瑪麗長得很美,“樣子顯得那么妖媚動人,就是從未領略過美的秘密的人都一定會發出贊嘆”。在她周圍總是跟著一大群崇拜者。但她“純潔得象只鴿子”。她不喜歡交際,喜歡談些關于感情和熱情一類的東西。皮卻林為了解悶,下決心要把瑪麗奪到手。他向經常出入公爵夫人家的魏涅爾醫生打聽瑪麗的情況,并使出他在上流社會學會的一套勾引女人的手段。開初,他盡量不在瑪麗面前表現自己。甚至,他裝得傲慢、不禮貌。但在另一些場合下,他又夸夸其談,弄得別人對他捉摸不透。剛好這時,公爵夫人住處來了一個漂亮的親戚維拉。這是皮卻林從前愛過的女人 ,她被皮卻林拋棄后,便嫁給了一個跛腳的老貴族。有一次,他們在井泉邊遇上了,于是又燃起了以前的熱情。維拉邀請皮卻林去結識公爵夫人一家。他同意了。

  瑪麗最初對皮卻林不懷好感,因為他曾在一個商人那里和她搶購過一張地毯(其實這是皮卻林耍的花招,他有意要傷她的自尊心)。后來,皮卻林選擇了一個很好的時機,來挽回瑪麗對他的印象。那是在一次舞會上,一位龍騎兵上尉為了報復瑪麗對他的情人的傲慢行為,故意叫了一個喝醉酒的長胡子老頭和瑪麗跳舞。他那粗魯的語言和動作,幾乎使瑪麗要暈倒了。她想求援,可是近處又沒熟人。這時,皮卻林突然出現了,他推開醉鬼,說小姐已答應和他跳舞了。瑪麗很感激。她把這事告訴給她的母親。公爵夫人便向皮卻林道謝。此后,皮卻林天天上公爵夫人家去,維拉還以為他是去看她的。

  皮卻林在瑪麗面前,以講自己生平奇遇和冒險故事去打動她,使她感到他是個不平凡的人。同時,當他看到葛魯式尼茨基和瑪麗一起交談時,他有意走開,把他們留在一起,這樣使瑪麗感到皮卻林很少有“私心”。瑪麗并不愛葛魯式尼茨基。當皮卻林第二次有意躲開時,她便發火了。然而,皮卻林所做的一切純粹是為了征服她、玩弄她,并不是為了愛情。他說:“為什么我要這么執拗地專心地去贏得一位我并不愿意誘惑的、而且又決不會來結婚的年青的姑娘的愛呢?這多半是她被我看成一位不可征服的美人。”同時,他認為女人在青春時,猶如一朵小花,“在它美好的香氣發散著去迎接清晨的陽光時,就把它摘下來,盡情吸收著它的香氣,過后就把它丟在大路上”。純潔的瑪麗不了解皮卻林,她上當了。

  有一次,他們和游客一同去看火山噴火口。皮卻林有意對瑪麗訴說:“我準備去愛全世界--但卻沒有一個人了解我”,引起瑪麗對他的同情。回來,她把自己對皮卻林的好感告訴了維拉(她并不知道維拉是皮卻林的情人),這使維拉很傷心。

  葛魯式尼茨基被提升為軍官,他穿了新制服去看瑪麗,滿以為她會大吃一驚。可是,她卻很冷淡。當他明白皮卻林奪去了她的愛情時,他在別的軍官的慫恿下,提出和皮卻林決斗。決斗的條件很苛刻,雙方都站在懸崖頂上開槍,相距只有六步遠。只要一方受輕傷,就會從崖頂上掉入溪谷摔死。葛魯式尼茨基在抽簽時,抽中先射擊。他本來可以把皮卻林打死,但在發射時,他又不忍心打死朋友了,他放了空槍。輪到皮卻林射擊了,他要葛魯式尼茨基向他請求饒恕。葛魯式尼茨基不愿意承受這種屈辱。皮卻林開槍了,把他打下了山崖。

  因決斗事,皮卻林被放逐到偏僻的N要塞去。臨行,他和公爵夫人告別。夫人告訴他,她女兒正為他而生著病,要他和瑪麗結婚。但他拒絕了。瑪麗蒼白得象大理石一樣,她向皮卻林說:“我恨你!”皮卻林卻恭恭敬敬地鞠了個躬,走了。

  N要塞座落在特勒克河畔。要塞的負責人是一位五十歲上下的老軍人馬克西姆·馬克西米奇上尉。他在高加索生活了很長的時間,為人善良而富有同情心。在馬克西姆眼里,皮卻林是個既出色又古怪的人。在要塞附近,住著一位土司。土司有兩個女兒,一個兒子。那男孩才十五歲,叫亞沙瑪特,常騎馬到要塞玩。他性子剛暴,受到激怒便去找他的短劍。

  有一回,土司大女兒出嫁,請要塞的軍官們去赴宴。婚宴上,主人的小女兒貝拉對著皮卻林唱詩。她是一個美麗的姑娘,“身材苗條,眼睛象一只山羚羊的那樣黑,照徹人的心靈。”這位年青的山民女子,深深吸引著皮卻林的注意。

  參加婚禮的還有一個叫卡比基的當地山民,他也愛貝拉。他有一匹十分出色的馬,被土司的兒子看中了。亞沙瑪特要卡比基把馬讓給他,他愿意付出一切代價,甚至可以把姐姐貝拉偷出來給他,但卡比基不肯用馬作交換。于是,他們打起來了,引起一場騷亂。

  軍官們回到要塞。馬克西姆把這場糾紛的原因告訴皮卻林。皮卻林便盤算著一個壞主意。當亞沙瑪特再次到要塞玩時,皮卻林極力稱贊卡比基的馬,弄得這位小韃靼心里癢癢的,再也按捺不住了。皮卻林便向他提出,他可以幫他弄到那匹馬。條件是要他把姐姐弄出來給他。亞沙瑪特答應了。當天晚上,他們乘土司外出時,弄來了貝拉。第二天,卡比基到要塞賣羊,皮卻林便幫土司的兒子騎走了卡比基的馬。

  貝拉被搶后,一直在哭泣。皮卻林用各種方式去安慰她。終于,她停止了哭泣,因為她也愛他。卡比基錯認為亞沙瑪特偷他的馬是獲得土司許可的。他埋伏在路上,把土司殺了。不久,皮卻林對貝拉的感情冷淡下來。他感到“一個蠻女的愛情比起上流社會貴婦的愛情來并不好多少”。貝拉也看出他對自己的疏遠。她對馬克西姆說:“如果他不愛我,那么就把我送回家。”馬克西姆象對女兒那樣關懷她、寬慰她,并陪她去散步。這樣一來,貝拉被卡比基看見了。一次,當皮卻林和馬克西姆出去獵野豬時,卡比基到要塞把貝拉劫跑了。皮卻林和馬克西姆隨后追去。眼看要追上了,卡比基便殘忍地用短刀把貝拉刺死,扔下馬來。馬克西姆開槍打傷了卡比基,但最后他還是跑了。

  要塞生活枯燥而單調,軍官們都無所事事。有一次,皮卻林到哥薩克村子和軍官們玩紙牌。他們討論到命運和“定數”問題。皮卻林從中尉烏里奇蒼白的臉上看出了“死亡的跡象”,他斷定他在本日內必死。烏里奇不信,與皮卻林打起賭來。烏里奇有意用手槍朝自己頭部開槍,槍不響。結果中尉賭贏了。可是,當他回家時卻被一個醉鬼砍死了。那醉鬼住在村子盡頭的一間房子里,人們都不敢前去捕捉他。皮卻林想去試試命運。他爬進醉鬼房里,醉鬼開槍未擊中他。他便把醉鬼捕捉了。從此,他更加相信命運的安排,成了一個宿命論者。

  皮卻林調離N要塞后,還到過格魯吉亞一段時期。后來,他準備到波斯去旅行。一次,在旅途中,馬克西姆遇見了他。這時皮卻林發生了很大變化,他失去了過去的熱情,神情變得十分頹唐,“走起路來是懶洋洋的,當他把身子移到小凳上時,他那直挺的軀干彎曲得就象脊背上沒有一根骨頭似的,他周身的姿態表現出某種神經上的衰弱”。從此,馬克西姆沒有再見到他了。后來,皮卻林從波斯回來后,便默默無聞地死了。

(責任編輯:admin)

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發表評論
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,嚴禁發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動的言論。
評價:
驗證碼: 點擊我更換圖片
网易彩票网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