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易彩票网官网|网易彩票网下载

當前位置: > 少兒娛樂 > 讀書屋 > 中外名著 >

老人與海

時間:2012-05-05 14:17來源: 作者:藝教網編輯

  他是個獨自在灣流①中一條小船上釣魚的老人,至今已去了八十四天,一條魚也沒逮住。頭四十天里,有個男孩子跟他在一起。可是,過了四十天還沒捉到一條魚,孩子的父母對他說,老人如今準是十足地“倒了血霉”,這就是說,倒霉到了極點,于是孩子聽從了他們的吩咐,上了另外一條船,頭一個禮拜就捕到了三條好魚。孩子看見老人每天回來時船總是空的,感到很難受,他總是走下岸去,幫老人拿卷起的釣索,或者魚鉤和魚叉,還有繞在桅桿上的帆。帆上用面粉袋片打了些補丁,收攏后看來象是一面標志著永遠失敗的旗子。

  老人消瘦而憔悴,脖頸上有些很深的皺紋。腮幫上有些褐斑,那是太陽在熱帶海面上反射的光線所引起的良性皮膚癌變。褐斑從他臉的兩側一直蔓延下去,他的雙手常用繩索拉大魚,留下了刻得很深的傷疤。但是這些傷疤中沒有一塊是新的。它們象無魚可打的沙漠中被侵蝕的地方一般古老。他身上的一切都顯得古老,除了那雙眼睛,它們象海水一般藍,是愉快而不肯認輸的。

  ①指墨西哥灣暖流,向東穿過美國佛羅里達州南端和古巴之間的佛羅里達海峽,沿著北美東海岸向東北流動。這股暖流溫度比兩旁的海水高至度,最寬處達英里,呈深藍色,非常壯觀,為魚類群集的地方。本書主人公為古巴首都哈瓦那附近小海港的漁夫,經常駛進灣流捕魚。?

  “圣地亞哥”,他們倆從小船停泊的地方爬上岸時,孩子對他說。“我又能陪你出海了。我家掙到了一點兒錢。”?

  老人教會了這孩子捕魚,孩子愛他。?

  “不,”老人說。“你遇上了一條交好運的船。跟他們待下去吧。”?

  “不過你該記得,你有一回八十七天釣不到一條魚,跟著有三個禮拜,我們每天都逮住了大魚。”?

  “我記得,”老人說。“我知道你不是因為沒把握才離開我的。”?

  “是爸爸叫我走的。我是孩子,不能不聽從他。”?

  “我明白,”老人說。“這是理該如此的。”?

  “他沒多大的信心。”?

  “是啊,”老人說。“可是我們有。可不是嗎?”?

  “對,”孩子說。“我請你到露臺飯店去喝杯啤酒,然后一起把打魚的家什帶回去。”?

  “那敢情好,”老人說。“都是打魚人嘛。”?

  他們坐在飯店的露臺上,不少漁夫拿老人開玩笑,老人并不生氣。另外一些上了些年紀的漁夫望著他,感到難受。不過他們并不流露出來,只是斯文地談起海流,談起他們把釣索送到海面下有多深,天氣一貫多么好,談起他們的見聞。當天打魚得手的漁夫都已回來,把大馬林魚剖開,整片兒排在兩塊木板上,每塊木板的一端由兩個人抬著,搖搖晃晃地送到收魚站,在那里等冷藏車來把它們運往哈瓦那的市場。逮到鯊魚的人們已把它們送到海灣另一邊的鯊魚加工廠去,吊在復合滑車上,除去肝臟,割掉魚鰭,剝去外皮,把魚肉切成一條條,以備腌制。

  刮東風的時候,鯊魚加工廠隔著海灣送來一股氣味;但今天只有淡淡的一絲,因為風轉向了北方,后來逐漸平息了,

  飯店露臺上可人心意、陽光明媚。?

  “圣地亞哥,”孩子說。

  “哦,”老人說。他正握著酒杯,思量好多年前的事兒。?

  “要我去弄點沙丁魚來給你明天用嗎?”?

  “不。打棒球去吧。我劃船還行,羅赫略會給我撒網的。”?

  “我很想去。即使不能陪你釣魚,我也很想給你多少做點事。”?

  “你請我喝了杯啤酒,”老人說。“你已經是個大人啦。”?

  “你頭一回帶我上船,我有多大?”?

  “五歲,那天我把一條鮮龍活跳的魚拖上船去,它差一點把船撞得粉碎,你也差一點給送了命。還記得嗎?”?

  “我記得魚尾巴砰砰地拍打著,船上的座板給打斷了,還有棍子打魚的聲音。我記得你把我朝船頭猛推,那兒擱著濕漉漉的釣索卷兒,我感到整條船在顫抖,聽到你啪啪地用棍子打魚的聲音,象有砍一棵樹,還記得我渾身上下都是甜絲絲的血腥味兒。”?

  2樓

  “你當真記得那回事兒,還是我不久前剛跟你說過?”“打從我們頭一回一起出海時起,什么事兒我都記得清清楚楚。”?

  老人用他那雙常遭日曬而目光堅定的眼睛愛憐地望著他。?

  “如果你是我自己的小子,我準會帶你出去闖一下,”他說。“可你是你爸爸和你媽媽的小子,你搭的又是一條交上了好運的船。”?

  “我去弄沙丁魚來好嗎?我還知道上哪兒去弄四條魚餌來。”?

  “我今天還有自個兒剩下的。我把它們放在匣子里腌了。”?

  “讓我給你弄四條新鮮的來吧。”?

  “一條,”老人說。他的希望和信心從沒消失過。現在可又象微風初起時那么清新了。

  “兩條,”孩子說。?

  “就兩條吧,”老人同意了。“你不是去偷的吧?”?

  “我愿意去偷,”孩子說。“不過這些是買來的。”?

  “謝謝你了,”老人說。他心地單純,不去捉摸自己什么時候達到這樣謙卑的地步。可是他知道這時正達到了這地步,知道這并不丟臉,所以也無損于真正的自尊心。?

  “看這海流,明兒會是個好日子,”他說。?

  “你打算上哪兒?”孩子問。?

  “駛到遠方,等轉了風才回來。我想天亮前就出發。”?

  “我要想法叫船主人也駛到遠方,”孩子說。“這樣,如果你確實釣到了大魚,我們可以趕去幫你的忙。”?

  “他可不會愿意駛到很遠的地方。”?

  “是啊,”孩子說。“不過我會看見一些他看不見的東西,比如說有只鳥兒在空中盤旋,我就會叫他趕去追鲯鰍的。”?

  “他眼睛這么不行嗎?”?

  “簡直是個瞎子。”?

  “這可怪了,”老人說。“他從沒捕過海龜。這玩藝才傷眼睛哪。”?

  “你可在莫斯基托海岸①外捕了好多年海龜,你的眼力還是挺好的嘛。”?

  “我是個不同尋常的老頭兒。”?

  “不過你現在還有力氣對付一條真正大的魚嗎?”?

  “我想還有。再說有不少竅門可用呢。”?

  “我們把家什拿回家去吧,”孩子說。“這樣我可以拿了魚網去逮沙丁魚。”?

  他們從船上拿起打魚的家什。老人把桅桿扛上肩頭,孩子拿著內放編得很緊密的褐色釣索卷兒的木箱、魚鉤和帶桿子的魚叉。盛魚餌的匣子給藏在小船的船梢下面,那兒還有那根在大魚被拖到船邊時用來收服它們的棍子,誰也不會來偷老人的東西,不過還是把桅桿和那些粗釣索帶回家去的好,因為露水對這些東西不利,再說,盡管老人深信當地不會有人來偷他的東西,但他認為,把一把魚鉤和一支魚叉留在船上實在是不必要的引誘。?

  他們順著大路一起走到老人的窩棚,從敞開的門走進去。老人把繞著帆的桅桿靠在墻上,孩子把木箱和其他家什擱在它的旁邊。桅桿跟這窩棚內的單間屋子差不多一般長。窩棚用大椰子樹的叫做“海鳥糞”的堅韌的苞殼做成,里面有一張床、一張桌子、一把椅子和泥地上一處用木炭燒飯的地方。

  ①位于中美洲尼加拉瓜的東部,是濱墨西哥灣的低洼的海岸地帶,長滿了灌木林。為印第安人中的莫斯基托族居住的地方,故名。

  在用纖維結實的“海鳥糞”展平了疊蓋而成的褐色墻壁上,有一幅彩色的耶穌圣心圖①和另一幅科布萊圣母圖。這是他②妻子的遺物。墻上一度掛著幅他妻子的著色照,但他把它取下了,因為看了覺得自己太孤單了,它如今在屋角擱板上,在他的一件干凈襯衫下面。?

  “有什么吃的東西?”?

  “有鍋魚煮黃米飯。要吃點嗎?”?

  “不。我回家去吃。要我給你生火嗎?”?

  “不用。過一會兒我自己來生。也許就吃冷飯算了。”?

  “我把魚網拿去好嗎?”?

  “當然好。”?

  實在并沒有魚網,孩子還記得他們是什么時候把它賣掉的。然而他們每天要扯一套這種謊話。也沒有什么魚煮黃米飯,這一點孩子也知道。?

  “八十五是個吉利的數目,”老人說。“你可想看到我逮住一條去掉了下腳有一千多磅重的魚?”?

  “我拿魚網撈沙丁魚去。你坐在門口曬曬太陽可好?”?

  “好吧。我有張昨天的報紙,我來看看棒球消息。”孩子不知道昨天的報紙是不是也是烏有的。但是老人把它從床下取出來了。?

  ①法國修女瑪格麗特·瑪麗·阿拉科克(—)于世紀倡議崇拜耶穌基督的圣心,在信奉天主教的國家中傳播甚廣。?

  ②科布萊為古巴東南部一小鎮,鎮南小山上有科布萊圣母祠,每年月日為朝圣日。?

  “佩里科在雜貨鋪里給我的,”他解釋說。?

  “我弄到了沙丁魚就回來。我要把你的魚跟我的一起用冰鎮著,明兒早上就可以分著用了。等我回來了,你告訴我棒球消息。”?

  “揚基隊①不會輸。”?

  “可是我怕克利夫蘭印第安人隊會贏。”?

  “相信揚基隊吧,好孩子。別忘了那了不起的迪馬吉奧。”②?

  “我擔心底特律老虎隊,也擔心克利夫蘭印第安人隊。”?

  “當心點,要不然連辛辛那提紅隊和芝加哥白短襪隊,你都要擔心啦。”?

  “你好好兒看報,等我回來了給我講講。”?

  “你看我們該去買張末尾是八五的彩票嗎?明兒是第八十五天。”?

  “這樣做行啊,”孩子說。“不過你上次創紀錄的是八十七天,這怎么說?”?

  “這種事兒不會再發生。你看能弄到一張末尾是八五的嗎?”?

  “我可以去訂一張。”?

  “訂一張。這要兩塊半。我們向誰去借這筆錢呢?”?

  “這個容易。我總能借到兩塊半的。”?

  ①這支紐約市的棒球隊是美國職業棒球界的強隊。

  ②喬·迪馬吉奧(—)于年起進揚基隊,以善于擊球得分著稱。年棒球季后告別球壇。?

  “我看沒準兒我也借得到。不過我不想借錢。第一步是借錢。下一步就要討箚?!?

  “穿得暖和點,老大爺,”孩子說。“別忘了,我們這是在九月里。”?

  “正是大魚露面的月份,”老人說,“在五月里,人人都能當個好漁夫的。”?

  “我現在去撈沙丁魚,”孩子說。?

  等孩子回來的時候,老人在椅子上熟睡著,太陽已經下去了。孩子從床上撿起一條舊軍毯,鋪在椅背上,蓋住了老人的雙肩。這兩個肩膀挺怪,人非常老邁了,肩膀卻依然很強健,脖子也依然很壯實,而且當老人睡著了,腦袋向前耷拉著的時候,皺紋也不大明顯了。他的襯衫上不知打了多少次補丁,弄得象他那張帆一樣,這些補丁被陽光曬得褪成了許多深淺不同的顏色。老人的頭非常蒼老,眼睛閉上了,臉上就一點生氣也沒有。報紙攤在他膝蓋上,在晚風中,靠他一條胳臂壓著才沒被吹走。他光著腳。

  孩子撇下老人走了,等他回來時,老人還是熟睡著。?

  “醒來吧,老大爺,”孩子說,一手搭上老人的膝蓋。老人張開眼睛,他的神志一時仿佛正在從老遠的地方回來。隨后他微笑了。?

  “你拿來了什么?”他問。?

  “晚飯,”孩子說。”我們就來吃吧。”?

  “我肚子不大餓。”?

  “得了,吃吧。你不能只打魚,不吃飯。”?

  “我這樣干過。”老人說著,站起身來,拿起報紙,把它折好。跟著他動手折疊毯子。?

  “把毯子披在身上吧,”孩子說。“只要我活著,你就決不會不吃飯就去打魚。”?

  “這么說,祝你長壽,多保重自己吧,”老人說。“我們吃什么?”?

  “黑豆飯、油炸香蕉,還有些純菜。”①?

  孩子是把這些飯菜放在雙層飯匣里從露臺飯店拿來的。他口袋里有兩副刀叉和湯匙,每一副都用紙餐巾包著。?

  “這是誰給你的。”?

  “馬丁。那老板。”?

  “我得去謝謝他。”?

  “我已經謝過啦,”孩子說。“你用不著去謝他了。”?

  “我要給他一塊大魚肚子上的肉,”老人說。“他這樣幫助我們不止一次了?”?

  “我想是這樣吧。”?

  “這樣的話,我該在魚肚子肉以外,再送他一些東西。他對我們真關心。”?

  “他還送了兩瓶啤酒。”?

  “我喜歡罐裝的啤酒。”?

  4樓

  “我知道。不過這是瓶裝的,阿圖埃牌啤酒,我還得把瓶子送回去。”?

  “你真周到,”老人說。“我們就吃好嗎?”?

  “我已經問過你啦,”孩子溫和地對他說。“不等你準備好,我是不愿打開飯匣子的。”?

  ①這些是加勒比海地區老百姓的主食。?

  “我準備好啦,”老人說。“我只消洗洗手臉就行。”你上哪兒去洗呢?孩子想。村里的水龍頭在大路上第二條橫路的轉角上。我該把水帶到這兒讓他用的,孩子想,還帶塊肥皂和一條干凈毛巾來。我為什么這樣粗心大意?我該再弄件襯衫和一件茄克衫來讓他過冬,還要一雙什么鞋子,并且再給他弄條毯子來。?

  “這燉菜呱呱叫,”老人說。?

  “給我講講棒球賽吧,”孩子請求他說。?

  “在美國聯賽①中,總是揚基隊的天下,我跟你說過啦,”老人興高采烈地說。?

  “他們今兒個輸了,”孩子告訴他。?

  “這算不上什么,那了不起的迪馬吉奧恢復他的本色了。”?

  “他們隊里還有別的好手哪。”?

  “這還用說。不過有了他就不同了。在另一個聯賽②中,拿布魯克林隊和費拉德爾菲亞隊來說,我相信布魯克林隊。不過話得說回來,我沒有忘記迪克·西斯勒和他在那老公園③里打出的那些好球。”?

  “這些好球從來沒有別人打過。我見過的擊球中,數他打得最遠。”?

  ①美國職業棒球界按水平高低分大聯賽及小聯賽兩種組織,美國聯賽是兩大聯賽之一,揚基隊是其中的佼佼者。

  ②指另一大聯賽,全國聯賽。這兩大聯賽每年各通過比賽選出一個勝隊,于十月上半在雙方的場地輪流比賽,一決雌雄,名為“世界大賽”。?

  ③指費拉德爾菲亞的希貝公園,是該市棒球隊比賽的主要場地。迪克·西斯勒于年至年在該地打球。?

  “你還記得他過去常來露臺飯店嗎?我想陪他出海釣魚,可是不敢對他開口。所以我要你去說,可你也不敢。”?

  “我記得。我們真大大地失算了。他滿可能跟我們一起出海的。這樣,我們可以一輩子回味這回事了。”?

  “我滿想陪那了不起的迪馬吉奧去釣魚,”老人說。“人家說他父親也是個打魚的。也許他當初也象我們這樣窮,會領會我們的心意的。”?

  “那了不起的西斯勒的爸爸可沒過過窮日子,他爸爸象我這樣年紀的時候就在聯賽里打球了。”①?

  “我象你這樣年紀的時候,就在一條去非洲的方帆船上當普通水手了,我還見過獅子在傍晚到海灘上來。”?

  “我知道。你跟我談起過。”?

  “我們來談非洲還是談棒球?”?

  “我看談棒球吧,”孩子說。“給我談談那了不起的約翰·J·麥格勞②的情況。”他把這個J念成了“何塔”③。?

  “在過去的日子里,他有時候也常到露臺飯店來。可是他一喝了酒,就態度粗暴,出口傷人,性子別扭。他腦子里想著棒球,也想著賽馬。至少他老是口袋里揣著賽馬的名單,常常在電話里提到一些馬兒的名字。”?

  ①指喬治·哈羅德·西斯勒(—),他于年開始參加大聯賽,于年第一次榮獲該年度的“美國聯賽中最寶貴球員”的稱號。

  ②麥格勞(—)于年開始當職業棒球運動員,年參加紐約巨人隊,擔任該隊經理,直至年,使該隊成為著名的強隊。他于年后就不再上場參加比賽。

  ③J為約瑟夫的首字母,在西班牙語中讀為“何塔”。?

  “他是個偉大的經理,”孩子說。“我爸爸認為他是頂偉大的。”?

  “這是因為他來這兒的次數最多,”老人說。“要是多羅徹①繼續每年來這兒,你爸爸就會認為他是頂偉大的經理了。”?

  “說真的,誰是頂偉大的經理,盧克②還是邁克·岡薩雷斯?”③?

  “我認為他們不相上下。”?

  “頂好的漁夫是你。”?

  “不。我知道有不少比我強的。”?

  “哪里!”孩子說。“好漁夫很多,還有些很了不起的。不過頂呱呱的只有你。”?

  “謝謝你。你說得叫我高興。我希望不要來一條挺大的魚,叫我對付不了,那樣就說明我們講錯啦。”?

(責任編輯:admin)

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發表評論
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,嚴禁發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動的言論。
評價:
驗證碼: 點擊我更換圖片
网易彩票网官网